因为对花的酷爱,两年前,二十七岁的若玉放弃了原本不错的工作,经营了这家花店,并给自己起了个英文名字:Rose。


一年前开始,总有个男人经常来买花,或一束浓郁的红玫瑰,或艳红与粉色兼容的康乃馨,或只是几支富贵竹,而后带着满脸的笑意离去。那笑容里,分明挟着甜蜜的牵连。若玉寻思,这应该是个浪漫的男人,一定有个温馨的家。起码是个懂花、惜花的男人。


这几个月,却老也不见这位顾客的身影。店里增加了许多花色品种,他若能来,倒是可以一同分享这些美丽。


周末,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,虽是冬天,但花店的温暖合着鲜花的幽香相伴这冬日旭阳,让若玉打开店门就不由得哼起刚教儿子唱的那首歌:“太阳当头照,花儿对我笑,小鸟说早早早。抬起头,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。噢,是那个浪漫男人。


“你好,早啊!”好心情使若玉的声音听起来也是甜甜的。可对方的反应并不热烈,只略带疲惫地回了句“你好”。把对方让到店里为顾客设置的“温馨角 ”。不过是一方玻璃小桌,几把红皮椅子,茶水倒真的是热乎的。若玉不由仔细打量起这个男人;个子不是很魁梧,却也算不得文弱书生;鼻子是西方人的鹰勾型;有一双会笑的眼睛,而且很大,也还有神,目光中似乎温柔有余而犀利不足。若玉心说,这老外的鼻子放在一张东方的脸孔上,倒也有趣。或许,这脑子里真的融合着西方的浪漫,东方的温情也未可知?!


走进店门,就是与花有缘,与花有缘,自当礼遇。若玉把一杯清茶放在桌子上,“请您喝水” ,再一次望向对方,不觉四目相对。原来,他也在打量自己呢!自己失礼在先,只有一笑了之。还是生意要紧,若玉开始走上正题:“请问,您有什么需要?想买什么花?送给什么人?”


那男人答所非问地用一种男低音说:“先做一自我介绍,狼才,一个爱花人,我们也算得是熟悉的陌生人了,可以先坐一会儿吗?”哈哈......狼才,到底是狼还是郎呢?权当是狼吧,嘻嘻!


那是一种略带磁性的男声,话语简洁,又是一种不容回绝的语气。若玉原是喜欢爽快的,可这话到底太直接了点儿,如此自我,凭什么呀?不过,算了,看在花儿的份上,不跟他一般见识,随他去吧!


对应着温馨角的,是若玉的自留地,那里放着若玉的电脑,闲下来的时候,她会上网到自己的小空间里看看,偶尔也会写点文字,再各处转转。有时候,邻近的朋友也会凭借网络向她订花,日子倒也自在。这会儿不忙,她就先走过去把微信挂上了。她做这些,那狼才自是在看花,偶尔拿眼睛的余光瞟她一眼,看她要起来了,居然语调柔和的来了句“可以吗?我坐会儿?”她怎能说不?看在花的份上,也不能啊!


时间悠悠地踱着方步。店内生意虽不算太忙,也如慢行的时针,安静而平稳的运行着,看那狼才却没有离去的意思。若玉借添茶水,看他在干嘛。哈哈,竟然在码字写文章,这也太痴了吧,怎么都做到陌生地儿了?见若玉走来,他居然笑了,也不拒绝观看,一行文字映入若玉眼帘。反正是自己的地盘,若玉索性直视着这个“放荡者”,那狼才被看得满脸通红,不由结结巴巴地说:“文字刚好写完。老板娘,买花,买花!” 若玉的淘气性格也上来了:“狼先生,稍等,怎么样?可以看看吗?”说罢,也不容回绝地坐下来开始看那狼才的文字。


文章不少,类别也广 ,或“乱侃一刀”,或“剑走偏峰”,或“孤掌照鸣”,再看那些文字的标题,不写也罢,都是让人一看之下心里一颤的文字。看看内容再说。哈哈,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,标题是虚张声势的,文字后面的内容都是很另类的,就像痞子蔡,本以为是很痞的,却是那么一个痴人!这狼才,看来不过是一披着狼皮的羊罢了!犀利的言辞,讥讽的文笔,酣畅淋漓的情感尽现文中;调侃的句子,夸张的语言,挡不住被人看穿文字背后那颗渴望唯真与唯善的心。


在那些文字中,许多次谈到了“性”。现实中,作为含蓄的东方人,人们的言谈举止都是文明的,情感是不外露的;网络中也是礼数有加的。自古至今,性都存在;自古至今,人人都忌讳谈性。虽老夫子早有“食色,性也”的古话,性却是从来都隐藏在文明的背后,被赋予了肮脏的外衣,为道貌岸然的君子所不齿。然而文明的背后,又有多少鲜花被摧残,有多少美丽被扼杀?真正惜花之人又有多少?



言为心声,从那些带着灵性的文字里,可以看得出,这狼才是怜香惜玉的。回头再看那狼公子,感觉越加好笑。不知道这么个痴人怎会待在一个陌生地儿这么久?好奇心是若玉忘记了平常的骄傲,明显主动地跟人搭起话来:“狼先生,你是否有什么为难之处?我可以帮你什么忙吗?”


那狼才侧了身子回道:“噢,谢谢,麻烦帮我选一束花送给我太太。”


“要表达什么意思呢?”若玉可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儿。


“致歉。”


“可以问原因吗?”


“写了文字,开了玩笑,惹了夫人。”

“噢,这样啊。那就还是玫瑰中心放几朵百合好了,这就满有诚意了。你太太不过是在吃文字的醋,觉得你忽略了她。你快有半年没给她送花了吧?”工作是工作,在工作中,若玉是不会含糊的。


“对呀!的确很久了。工作忙,闲下来的时间,又总想着文字,这不,刚刚文字的收尾工作还要在这里完成呢。这些天看她总是闷闷不乐,还以为她看了我写的文字,还以为自己过激的言辞让她不开心,总觉得她不该是这么小气的人,原来如此,这就对了。谢谢您的提醒!”一年来,若玉第一次听见这个男人讲了这么多话,真不容易。看来,真是个体贴的“妻管严”了。张扬的文字,终究遮不住历史文化成就出的本色男人。还“狼才”呢,直接叫“郎才”不就得了?那么的体贴入微,那么的情真意切,他的妻该是何等幸福啊!


送走狼才,已经要中午了。若玉心情舒畅地拿一朵Rose走向里间,该做饭了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我们进行举报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00分享到
2023-09-04 16:03:36
 相关文章
  • 目中有贼
    十字路口,红灯驻足,绿灯前行,聊得如痴如醉。不知什么时候,一面目俊秀的青年尾随在我身后,半蹲着正在拉我挎在右肩的包链,他很用心很卖力,但还不是很职业,弄了半晌,我挎包上的金属拉链纹丝不动。过了路口猛一回头,这不是因为我感觉到背后有人跟着,而
    卫元蝶2023-05-01
  • 广州出发机票搜索量暴增4倍,为什么有人要离开广州?
    11月30日,广州对多个区域宣布优化完善疫情防控措施。但是没有想到,数据层面显示,从广州出发机票搜索量暴增4倍,目的地为各大城市。这也不得不让人感叹到,广州作为一个极度包容和开放性的城市,为什么在做足疫情防控调整措施之后有人想要离开广州?
    席英奕2022-12-01
  • 乾隆当太上皇有实权吗?
    有!除了年号变了,坐在金銮殿里龙椅上的人变了,其他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。乾隆让位以后,对人仍称“朕”,旨意称为“敕旨”,生日称为“万万寿”。除此之外,文武要员进京所有事宜均仍要乾隆亲自定夺,而儿子嘉庆只能处理一些日常事务。
    苏半娴2022-11-09
  • 吕布是谁杀死?
    毋庸置疑,吕布的确是被曹操所杀。但细究起来,吕布之死,好像刘备起了主要作用。甚至可以说是死于刘备之手。三国演义里是这么记载的,“ 布曰:“齐桓舍射钩,使管仲相;今使布竭股肱之力,为公前驱,可乎?”布缚急,谓刘备曰:“玄德,卿为坐客,我为执虏
    苏半娴2022-10-19
  • 领地内的人虫之战
    院里的栀子花又开了,那个喜人哦。正在自我陶醉的时候,有虫子大军悄悄来进犯。我应该想到,人喜欢的东西,虫也喜欢。心中不免沮丧:我的品位岂不和虫子一样了?去年我把花让给它们任它们糟蹋,心中那个恼火啊。今年它们居然带着孙子重孙子又来了。此还了得!
    席英奕2022-10-14
  • 黑莲花什么意思?
    黑莲花指在电视剧中外表看起来像是莲花一样高贵优雅、清新脱俗,但是实际上则是不择手段、内心阴险狠毒的角色。因此黑莲花实际上属于一个贬义词,和白莲花的人设是完全相反的。黑莲花一般仅限于影视剧中的角色,同时也只是影迷和剧迷对于剧情和角色的评价,和
    苏半娴2022-09-29
  • 为什么感动会流泪?
    人为什么感动会流泪?会流泪是人类所独有,更是进化更高级情感的表现,流泪也是区别于动物的其中一个标志,更高智商的猩猩都很少能观察到有流泪的情形。人类在进化的长河中,在生存斗争,在生活扶助交流当中逐渐发展出来同理心,同情心,和对积极情感,情绪,
    蔡文瑞2022-09-22
  • 怎样清除厕所异味?解决卫生间臭味的四个方法
    想要去除卫生间的异味,就需要了解异味的来源,有针对性地处理才能够解决问题。很多人都喜欢在卫生间里放置纸篓,使用过的厕纸本身就会散发难闻的气味,而且卫生间潮湿的环境更容易滋生细菌。现在马桶的工艺已经非常好了,厕纸直接丢在马桶里也不会造成堵塞。
    苏半娴2022-08-19
  • 谁是谁的天使
    你曾说,我就是你的天使。回眸浅笑、轻锁眉头都会牵动你的心,你说你会忍不住的心疼我,怜爱我,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用欣赏的眼光来看,哪怕是我的无理取闹,都被你说成了调皮可爱。 是不是爱情中的人都被蒙蔽了双眼?你看不到我的所有不好,哪怕是我故意的暴
    朱虹影2022-08-12
  • 用呐喊击破压抑的梦魇
    凌晨一点,我又在梦境中惊醒,一个声音对我说:在这碧绿的草原尽情呐喊以最好的方式击破压抑的梦魇,我想呐喊,但这空旷的草原上瞬间站满了星星点点的人,我便羞涩地闭了口,将那场强烈的欲望压在了最心底,然后无声地走过。
    朱虹影2022-08-09
 网友点评
最新文章  最新文章